当前位置: 首页> 警营风采
记忆里的乡愁
信息来源:市公安局 发布日期:2019-11-01 浏览次数:   字号:【

石磨

石磨盘在房屋的一角,磨拐挂在墙上,需要磨面时,取下磨拐,按在磨盘的木架上,用力一推,磨盘“吱吱呀呀”地转动起来,面粉像瀑布一样沿着磨缝淌下来。

我家的石磨就在堂屋进门的左角,进来出去总会看到它的身影。小时候我对它没有什么好感觉,总认为它不是一盘圆圆的石磨,而是一块沉重的石头,压着我的童年时光,好像我生来就是为了推磨的,偏偏隔三差五我就要被迫握着磨拐,无可奈何地推上个把钟头。

我是跟着奶奶学会推石磨的,父亲母亲忙着在大田里挣工分,奶奶负责在家里做饭喂猪喂鸡,还干些其它杂七杂八的家务活,我们小孩年龄小,还不懂得生活的艰辛,整天房前屋后的玩耍。奶奶忙完家务活,抬头看看天上白花花的太阳,就会拎一只淘米箩,拄着拐,一路咿咿呀呀往小河边去淘小麦,正在疯耍的我,立即就没有玩的兴致了。我知道,等小麦晒干后,我又要推石磨磨面了。

我一开始是推不动石磨的,奶奶就请庄邻来把持磨把龙头。推磨也有技巧,脚跟要站稳,腿上要用劲,往前推时,身体要前倾,往后拽时,身体要后仰。奶奶不识字说不出其中道道来,她在磨拐后面手把手地教我。奶奶说:一回生二回熟,熟能生巧,推圆顺了就不觉得推磨有多难。这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毕竟我年龄小,推动那么大的磨盘还是很吃力的,所以,等我独立推石磨时候,在前面稳龙头把的奶奶怕我体力不够,总是斜着身子带一把劲。推石磨的时候,我是吃力的,奶奶也是吃力的,但能有什么办法呢,人总是要吃饭的,不推石磨,哪有现成的面粉做饼煮粥呢?

奶奶的一生似乎就在推磨中度过的,她是1977年冬天去世的,奶奶去世后的冬天,我们村里有了第一台机械磨面机。我总为忙碌一生的奶奶有点遗憾,她要是能再多活上几年,看到省时省力的磨面机该多好啊!

石碾

石碾在生产队社场的东南边,紧贴着牛汪塘,碾盘被三块坚固的石块支撑着,碾磙靠着碾棍。我的记忆里,它从来就没有转动过一次,好像一尊雕塑,静静地立在那里,看着村里人的酸甜苦辣。

碾盘是我们小孩子经常玩耍的地方,它是我们童年表演的舞台,我们在石碾上学着大队书记讲话的样子,背着大队文艺宣传队员念的台词,腰别一把木刻的手枪,右手一挥,碾盘前似有千军万马奔腾。有时,我们会分成两派,争夺石碾制高点,推推嚷嚷互不相让。我们尽情表演的时候,卧在汪塘边的老牛一边反刍一边望着我们,我不知道这老牛在想些什么,它是否拉过这座笨重的石碾呢?

石碾最美的时候是在傍晚时分或者雨天时候,傍晚,一抹红霞映在石碾上,被遗弃的石碾变得生动起来,似乎不要老牛来拉,它自己就要开始转动起来;雨天,雨水打在石碾上,沿着磨槽往下滴答,像读着一本无言的石书,里面珍藏着石碾的历史。但有谁在意石碾的美和过往呢,也许只有汪塘边与它相依为命的老牛吧。

分田到户时,这座石碾还在,我上高中时,这座石碾还在,我参加工作那一年,它不在了,我不知道它的所终,是被爱好者收购,还是被人为破坏了?但愿它有个好的结局。

石碓

石碓在大伯家屋场前的椿树下,碓臼深而圆,木质的碓锥一头箍一个铁质圆环,另一头嵌在一根扁平粗壮的木头上,木头下架一块长条石。需要舂臼时,椿树枝上挂下两根绳子,踩石碓的人一手拽一根绳子,用脚踩粗木。

相比较笨重的石磨,石碓似乎文艺范十足,推石磨苦,踩石碓乐。舂臼的粮食都是大麦、高粱等带壳的杂粮,这些粮食不是主粮,只是在田间地头种一些,平时很少吃,都是过大年或者有喜事的时候,需要一些口感新鲜的食品来增加节日的喜庆。舂臼也不像推磨那样急促,连着转,想舂就舂,想停下来就停下来。舂臼时候会围着一圈人,都嘻嘻哈哈的,每个人都想上去舂几下。

大伯家劳动人口多,争的工分多,分的粮食也多,日子好过不少,不需要等到过年才舂臼,平常的日子也会舂一些杂粮来改善伙食。舂臼的主力是四个人高马大的哥哥,他们站在厚重的木头上,手拉着绳子,一脚一脚地踩,大妈则眉开眼笑地蹲在碓臼旁边,拿着一把高粱把子将蹦出的粒子扫进臼里。临近扫尾,四个哥哥也会让我们上去踩几下,过一把舂臼的乐趣。

如今,大伯家的老房子早就拆了,四个哥哥也都是爷爷辈了,而那个石碓,则做了四哥家的鸡食盆。


(灌南县公安局  梁洪来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