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> 警营风采
老家秋韵
信息来源:市公安局 发布日期:2019-10-16 浏览次数:   字号:【

记得诗人汪国真曾用“春光可饮,秋色可衣”的诗句赞美秋天的景色。刚听说国庆安保结束有了假期,小外孙就闹着要去咱乡下老家。一大早,我和老伴便带他一同前往,一路上空气湿润,草木的叶子上附着了一层露珠,亮晶晶的。路旁的稻子上结了一圈又一圈蛛网,一颗颗露珠缀在上面,沉甸甸的,像是随时准备挣脱下来。太阳出来后,蛛网显得更加光亮耀眼。

傍晚时分,我们走进了乡间田野,小外孙惊呼:“外公外婆快来看,这里秋天的景色多美!黄色,绿色,红色,紫色,五彩缤纷。”老家位于苏北平原,星罗棋布的河流如一匹匹白练,在广袤的田野上勾勒出一条条优美的曲线。一群白鹭落在庄稼地里,白色的羽毛,纤细的腿,细长的脖子,优美的身姿丝毫不输于天鹅。白鹭时而静立,时而引颈起飞,一会落在稻丛里,一会落在牛背上,一时有了“幽云澹徘徊,白鹭飞左右”的感觉。夕阳映照下,乡间的田野仿佛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辉。

老家屋后的山芋胀开了田垄,露出粉红色的身子。绿豆、芝麻成熟了,杆子也枯黄了,用手摇一摇,能听到籽粒哗啦啦地响。弟弟、妹妹将尖辣椒收回家,系成一串串,放在太阳底下晒,说日后烧大菜时放入一些,不仅色泽鲜艳,还能够起味。田边的高粱也弯下了腰,头顶上长满穗子,黄的,红的,紫的。妹妹将它割回家,说等农闲时将其磨成面,留着做元宵;高粱把子用来扎扫帚,扎上十来把,可以用上一年呢。见小外孙围着甘蔗转,妹妹提醒道,眼下,甘蔗在一天天拔节,别看长得有一人多高,可吃甘蔗还不是时候,等到下霜后,甘蔗会更加甘甜。

一阵秋风带来了些许清凉,一片片枯黄的叶子在风里飞舞,落在老家的屋顶,落在田边的小路上。妹妹拿起扫帚,庭前院后地扫,将树叶拢起来装进筐,送进锅屋作燃料。秋果没了树叶的遮挡,显得孤零零的。秋果的暴露让小外孙和邻家的孩子欣喜不已,忙着摘取品尝,经历了秋雨的浸润,果实定会愈加甘甜。

门前的石榴树上一颗颗石榴早就咧开了嘴,像乐呵呵的弥勒佛。弟弟随手从枝头摘下石榴让我们品尝,剥开后,里面露出牙齿一般的籽粒,白里透红,酸里带甜。一旁的桂花树正开着花,细碎的小花尽管不起眼,但却分外地醇香。夜晚,四周寂静无声,窗外渗透进来的融融月色带着一缕淡淡的幽香,给老家增添了一份诗意。

客厅里,弟弟在接待曾一起外出务工的工友,他沏了一壶茶,慢慢地品,给来人也倒一杯,一起聊着庄稼收成、务工收入和孩子学业......茶没了,续水,又没了,再续水。一坐,就是一个时辰。谁说庄稼汉没有闲情雅兴,只是他们不善于表达罢了。

父母过世早,如今弟弟、妹妹他们也早成家立业,大家都在各忙各的事。见在外的我好久没回去,次日一大早,弟弟妹妹便带我到小时候一起玩耍的地方走走,只见曾经的水塘、沟汊,到处长满了菱角。片片菱叶翘了起来,如同旋起的美丽的裙角,露出底下青色、紫红色的菱角。我知道,野菱角,青色,长得小,自生自长,随处可见,大家可以任意摘。家菱角,紫红色,个头大,汁水多,味道好。我和弟弟妹妹像儿时一样,一起去采摘菱角,这一采就是大半天。饿了,随时剥些菱角果腹。傍晚归来,用竹篮漂一漂,嫩的生吃,格外甜,剩下老一点的,倒进锅里烀。不久,一股醇香在灶间袅袅升起。

秋分之后,天气转凉,弟弟妹妹说,知了已集体销声匿迹了,从往日自由飞行的长空,重新回归到暗无天日的地穴,他们早已习惯了。我在想,乡亲们喜欢上了那份热闹劲儿,突然间断了让人厌烦又悦耳的蝉鸣声,是否会觉得生活中又缺少了什么呢?就像一个热热闹闹的舞台,到了曲终人散的时候,回首一地的瓜皮纸屑,心里会不会生出一种期待又失落的念头?鸟儿的叫声也渐渐地稀少了。麻雀、鹁鸪从不为安身地烦恼,一辈子待在一个地方。而大雁、燕子早已习惯了迁徙的日子,它们开始收拾行囊,飞越千山万水,飞向遥远的南方。

想着,想着,竟然忘了预定的返程时间,在老伴的提醒下,我们开始离开老家回城。此时,小外孙不住地摇着我和老伴的手,说:“这里的秋色很美,很迷人,下次还想再来!”


灌南县局 王立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