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> 警营风采
秋日里的狗尾巴草
信息来源:市公安局 发布日期:2019-10-09 浏览次数:   字号:【

一蓬一蓬绿草丛,生长着许多细细尖尖的叶子,单薄的衣衫托着极其柔软的身形,风儿过处,长袖善舞,婀娜多姿。叶片中间有一枚向天空伸展的草茎,草茎执着,纤细,柔韧而又修长,她的头顶,竖着一穗蓬松的茸毛,风儿过处,茸毛轻摇,如一湾浅月,月晕莹莹,她,就是狗尾巴草。

“不幕花艳不吐香,平平淡淡到萎黄,悠然自得随风舞,静心而立不疯狂”。我喜欢狗尾巴草,因为她虽不似红花弄粉潮,却有纤细腰肢风中舞;她虽野地平凡生,但尾巴高翘向风雨。

秋日周末,外出追寻秋色。在浓浓的秋色中,我独爱那身姿轻盈,外表纤弱,却异常坚韧的狗尾巴草。即便她平凡无奇,但是也以一番迷人的景致装点着秋天,在秋色中涂抹出她们独有的色彩。

自小以来,在我眼里,狗尾草就是最美丽的植物。毛茸茸的狗尾草深深的扎根在山野路旁,在微凉的清晨,叶子上托着乡间点点的晨露,像珍珠、像宝石、像眨着眼睛的星星;在炎热的午后,狗尾草固守在房前屋后,呼唤习习凉风,守着我甜甜的睡眠;在夕阳的余晖下,站在收获的田野里,会经常看到随风摇曳的狗尾草闪着熠熠的光芒,舞蹈着自己快乐。那时抓一把狗尾巴草带回家,狗尾巴草在奶奶的手中像变戏法一样,时而小狗,时而小猫,惟妙惟肖,栩栩如生。

春天,哪怕是一场微不足道的细雨,狗尾草微尘一样的种子即可以萌生,不管那小小的种子是从鸟嘴里脱落的,还是随风刮来的,也不管是在屋檐的瓦缝里,还是在墙头贫瘠的泥土里,它都会毫不犹豫的扎下坚实的根基,无怨无悔的抽出两片细微的叶子,在春日温暖的怀抱里,憧憬未来。夏天最热的时候,它们依然在热浪中轻轻地摇动着。偶尔会有蛐蛐儿或者蝈蝈在里面不知疲倦地叫着,想去捕捉时,却被这些毛茸茸的东西挡住了视线,阻碍了手脚。偶尔会有几只青绿的蚂蚱立在它们又细又长的茎上,只要够机灵,就能够逮住他们,然后用狗尾草的草茎将它们一只只地从脖子上穿起来,颇似现在的羊肉串。回到家里,小的喂鸡,大的收拾干净用盐水泡一晚上,然后用油炸成金黄,吃起来又脆又香,实乃人间美味。秋天金色的太阳,公平的给了狗尾草这微小的生命一个收获的机会,它擎着线一样细的脖颈,支撑着丰实的头颅,颗颗宝石般的种子,在它灯头大的谷穗里吮吸着世间的精华,它犹如慷慨的母亲,用甘甜的乳汁喂足这小小的精灵、即将离去的子女,她用朴素的语言、高尚的灵魂教诲着未来的希望,它教孩子们不卑不亢、不离不弃,不张扬、不轻狂,可以没有傲气,但不能没有傲骨,世代延续祖辈谦虚容忍的美德。

小小的狗尾草,留在我梦幻般的童年的记忆中。经历过人生的风风雨雨,那生长在心灵深处的狗尾草,却时时给我以力量。站在秋风里,我欣赏着、珍爱着这些蕴藏生命奥秘的狗尾草。


东海县局  袁青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