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> 警营风采
烟火最能抚人心
信息来源:市公安局 发布日期:2020-03-02 浏览次数:   字号:【

我有许多无用的爱好,其中之一就是到热闹处张望。

这小城也是天生的热气腾腾。人口密度不小,出门三百米是家烧烤店,走过小学,再走百来米就是早餐店,要一碗鸡汤,看滚烫的鸡汤冲开碗底的蛋液,冒出咕嘟咕嘟的气泡,翠绿的香菜和乌黑的木耳相得益彰,再要份煎得脆脆的油饼,胃也熨帖,心也熨帖。来不及的时候就买一个素三鲜的包子,蹲在路牙上边吃边看,追逐打闹的小学生,晨跑的大爷,赶早市回来的阿婆,阳光洒下来,每个人都亮堂堂的。这条街像极了宗璞笔下的紫藤萝瀑布,叽叽喳喳热热闹闹的,全是烟火气儿。咬碎齿间最后一粒芝麻,阳光在背,树影遮脸,硬是能把上班路走出江湖气,身后是热闹的小城,而我就是亦正亦邪的浪子警察。

“阿桂啊,给新生儿上户口了。”

“诶,来了来了。”

你看,江湖不过是年轻因为肾上腺素奔腾而做的美梦,终究是要回归柴米油盐的日常,烟火撩人。

可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像是寒流过境,速冻了整个小城,一切都僵在原地。原来热闹的巷口封得七零八落,街头晒太阳唠嗑的老人家也都不出来了,偶尔遇见也只是小心翼翼地问一句:“还好吧?”

其实还好,都还好。

看似停摆的社会依旧暗流涌动。一些人站在了前面,用脊背挡住这个冬天的严寒。“能做事的做事,能发声的发生。有一分热,便发一分光,就令萤火一般,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,不必等候炬火。”他们报薪送炭的点滴温暖,是冬天最温暖的烟火。在疫情面前,使命的本身挑选着我们每一个普通人,要我们穿上那件铭刻着责任与爱的战袍,手挽着手冲刺中在不见刀光剑影的战斗中。

医院、隔离点、卡口、高速公路、居民小区,这些防疫防控的关键点上,公安干警一直在坚守,检查车辆、排查登记。守一道门,护一座城。从春节至今,老李在防控第一线守二十多个日日夜夜,仔细检查进入镇区的每一辆车辆,在寒风中一站就是一天,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。

“你是谁?从哪来?到哪去?”这样的哲学发问每日都在卡口上演。“有时候觉得自己像个搞哲学的,”老李看了看往来的车辆,吸了口烟又吐出去,“这样更像了,得忧郁一点。”

长途奔波的劳累,有家难回的烦闷,排队检查的枯燥,当事人情绪难免在卡口激动起来:“我怎么就不能进去了?我就住这小区几步路也要登记?登记登记登记一天到晚登记,烦都烦死了!”争吵起来倒成了寒风中唯一的热闹。每当这个时候,就是老李的舞台了。

一套绕指柔剑使得是活灵活现,管他是什么百炼钢,老李只需三言两语就能让人平静下来,然后再仔细掰扯,双方理解,皆大欢喜。

老李看了看我,又看了看东边阴沉沉的天,“你说他们就在家里呆不住呢,老婆孩子热炕头,多好。”

“咳,又出警了。”

“又是聚众打麻将,说多少遍了都没用,我这得住在他们家里才看得住啊,先收他们四个幺鸡,看他们还怎么打。”老李一笑,眼角的褶子里满是狡黠。

我特喜欢他这种处理鸡毛蒜皮的琐事的自信,基层警察身上没有英雄主义色彩,没有浑身的枪火味,更多的是身在生活市井里的烟火味。

密切接触者返乡,那就严防死守,每日上门,记录情况。聚众打牌群众增多,那就增强巡逻,小喇叭宣传单,保证教育到位。要办户口业务,那就提前预约或者网上办理。丢猫偷狗,偷土砍树,家长里短,鸡零狗碎,没有老李解决不了的问题。“办法总比问题多嘛,”他说,“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,你别总想着搞大案子。”

“不过有的时候还觉得自己挺能耐的,”他又吸了口烟。“你是没见过当事人的开心劲。”

我瘪了瘪嘴,没搭茬。

都是没有主角光环的普通警察,不会上天遁地,也不会刀枪不入,不过是一个个有烟火味的人,在用初心守护这一方人间烟火的样子。一个个鲜活又有烟火气的个体,他们的各尽所能,才给了国家无所不能的无穷力量。这是普通警察的初心,也是时代赋予每个普通人的英雄本色。

虽然酣春未至,空气稍寒,但是情况正在慢慢好起来,新增病例连续下降,治愈的人数越来越多,这些日子传来的都是振奋人心的好消息。待樱花重开之时,你会看到她比往年更盛,灼灼其华。

其实,国泰民安不过是人声鼎沸,车水马龙。


(东海县局  贾玉洁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