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> > 警营风采
不回家的所长
信息来源:市局 发布日期:2018-10-11 浏览次数:   字号:【

2017年国庆假期,正值全市创文攻坚期间,一天傍晚,一名年迈的老人带着一袋衣服来到我们浦西派出所的值班室,民警上前询问,老人说:“我想看看儿子,给儿子送些换洗衣服。”所里刚抓了几个嫌疑人,民警大概明白了老人的来意,按照规定劝说老人:“老人家,在公安机关侦查期间,您是不可以会见您儿子的,这是法律规定,请您理解。”老人面露难色,又有些焦急,拽着民警的袖子到民警公示牌前指了指,说:“他是我儿子,好多天没回家了,家里人很想他,又怕他忙,派我做个代表,我和他说两句话,送完衣服就走。”民警一看,顿时红了脸,牌子上写的是——王同喜(所长)。民警赶忙打电话给王所长,让他放下工作陪陪老人家。

而这个老人,就抱着一包衣服坐在值班室的椅子上,像等待生日礼物的孩童一样,满怀期待的等待自己多日未见的儿子。这一幕恰巧被分局的同事看到,拍了照片发在了分局的微信群里,在同事的描述里,老人真的是送了衣服、叮嘱了两句就离开了派出所。看了照片和配文,我的第一反映是,我的师傅同喜所长“不诚实”。一“气”之下,索性打个电话过去。电话接通了,“喂”的有一些疲惫和沧桑,“师傅,不是说干到所长就偷偷懒,休息休息吗?怎么连家都不回了?”我打趣到,“我你还不知道,劳碌命。”师傅苦笑着回答我,“记得休息、记得回家!”“嗯,你也注意身体,忙了。”我们是师徒,更是一个案组的搭档,说话一贯简简单单,但是叹息却是长长一声,这大概就是电话里有柔情所在,电话挂断还是铁骨铮铮,属于男人情怀和警察职业交织催生出的矫情。

今年7月份下旬,正是“双创一争”活动和全市棚改行动火热开展的时候。那天晚上我接到朋友的电话,朋友对我说:“兄弟,我媳妇家那边拆迁,在浦西派出所辖区……”我赶忙打断:“你知道我的,这种事公事公办,不是所有困难都要找警察的,不是吗?”朋友笑着纠正我说:“知道你的意思,没想麻烦你,就是找你唠嗑,夸夸你们。”我一听乐了:“这话我爱听。”“我媳妇家那边拆迁,为了钱的事是家里互相闹腾,家里和拆迁办闹腾,反正闹的不可开交,浦西派出所的民警真不错,来帮忙调解,宣传法律政策,连着陪了我们四天,硬是把这个老大难问题给解决了。”我好奇的问他:“这民警叫啥?”他说:“不知道,警号我记得,是073444。”我一听,没好气说了一句:“四天?!你媳妇家闲着没事啊,吵什么吵,下次少烦这个民警,挂了!”我承认,我对待“群众”的态度有些不太友好,但我必须要发泄一下,因为073444是我的师傅——浦西派出所所长王同喜。

这一幕没有了恰巧的照片,没有了广为人知和赞美表扬,有的只是我朋友由衷的感谢,亦或许一段时间之后,我的朋友都会对这个帮助过他们的好警察没了印象,但是他的家人会记得清清楚楚,儿子几天没回来看我了,丈夫几天没回来帮我了,爸爸几天没回来陪我了。又拨通了同喜所长的电话,传来的是一样的疲惫和沧桑,“师傅,你的茶味道不对,你讲的道理也不对。”他有些没明白:“你说什么?”我说:“你告诉过我,人生就像一杯茶,不会苦一辈子,但总要苦一阵子,你是打算从头苦到尾吗?”他笑了笑说:“家里有年迈的父母,有刚刚出生的儿子,有需要照顾的妻女,我都知道,我不是不想回家,但是……唉!”

我明白,我不再是那个懵懂的警校少年,你曾经告诉我的那些道理,如今已变成一声叹息,这一声叹息像是在吐露苦水,却更像是在表露决心!我瞬间明白了你的意思——苦尽甘来,问渠那得清如许,为有源头活水来。

“不说了,我也加班呢,今天早点回家吧——不回家的所长!”这就是同喜所长的故事,他虽普通,却心怀百姓,我要与他一样,当好那个不回家的警察。

只要自己明如镜,只愿社会清如许。

(海州分局 泉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