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> 警营风采
蝉鸣声声......
信息来源:市公安局 发布日期:2020-05-11 浏览次数:   字号:【

这些年,日复一日忙于采写公安新闻,许多童年记忆都已随风而去,但夏日的吱吱蝉鸣声却如一首经典民歌,不时在脑海中回荡。记得儿时,每当听到蝉鸣,就知道进入了农忙时节,沉寂的村庄又开始忙碌、欢腾起来。

麦田里,男人们在阳光下光着结实的膀子,浑身泛着古铜色的光芒,跟金灿灿的麦子融为一体。只见他们挥舞着镰刀,眼前的麦子一片片倒下去,齐刷刷地铺展在身后。一会儿的工夫他们就到了田埂尽头,接着又转头回到开始的地方。偶尔,他们也会直一直腰,手搭凉棚,抬头看看天空中火辣辣的太阳,顺手抹一把额头上的汗珠,狠狠地甩出去,然后又弯下身子,挥起镰刀,随后麦地里传出一阵有节奏的嚓嚓声。

天气越来越闷热,蝉鸣声也一天比一天急促、响亮,庄稼人起早摸黑不知疲倦地忙碌着,刚割完麦子,紧接着又要忙着插秧,抢收抢种,老天不给庄稼人丝毫的喘息机会。这阵子,男女老少要齐上阵,年轻力壮的,挑重活累活干,老人锅上锅下忙着后勤保障,孩子们一路小跑着送晚茶。晚茶一般都是诱人的三个糖打蛋,外加一碗白生生的香炒饭。大人们习惯地把剩下个把糖打蛋,赏给一旁直咽口水的孩子解解馋,也不枉费他们跑了那么远的田间小路。

过了这阵子,庄稼人才长长地舒出一口气,开始和往日一样捧起那只泡着浓茶的白瓷缸走东家串西家,间或去田间走一走看看稻子的长势,脚底下踩着绊绊拉拉的巴根草,满眼都是青青黄黄的稻田,远处还不时传来阵阵蝉声。清风拂面,落日余晖,也只有在这个时候,才能领会到“蝉噪林愈静,鸟鸣山更幽”的美好意境。

乡下人管蝉叫知了,还编了句朗朗上口的农谚:知了叫,割早稻;知了飞,堆草堆。这句农谚通俗易懂,也人人皆知。早稻收割时,知了成天声嘶力竭地叫,响彻村前屋后,似乎在催促农人抓紧时间收割稻子。等到知了满天飞舞时,稻子早已收割完毕、脱粒归仓,田野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。

大暑天里,大人们吃过午饭躺下来休息,毫不在乎室外此起彼伏的蝉声。而孩子们却翻来覆去睡不着,趁着家长熟睡之机溜出家门,拿起一根带着网兜的长竹竿去捕蝉。孩子们仔细辨别蝉叫的方向,一双骨碌碌的眼睛在树林里上下搜寻,等发现那个小黑点后,就屏住呼吸蹑手蹑脚地靠过去。蝉似有警觉,立即停止了叫声。就在网兜即将落下的瞬间,蝉突然发出一阵刺耳的尖叫,展开翅膀迅速逃离,撇下一群愣在原地的孩子和一片“啧啧”的惋惜声。

闲暇时,村里人爱聚到村头的杨柳树下。那树长在河埂上,是李大爷家的,树冠足有两间房子大,是个纳凉的好去处。热情的主人搬来板凳,铺上一张席子,大家也不客气,在树下喝茶的喝茶,下棋的下棋,聊天的聊天,打盹的打盹。树上的蝉儿却闲不住,吱……吱吱……吱吱吱,一声比一声悠长,把整个夏天拉得很长很长。

长大后,外出求学、就业,整天忙于生计,渐渐地淡忘了儿时捕蝉的趣事。如今,夏收夏种已被各类无所不能的农机取代,村民不再需要那样辛苦劳作,昔日的农忙场景渐早已成了儿时的记忆,那一幅幅村民劳作与休闲图或许将永远定格在那个时代。

又近夏日,行走在警营,看着一个个来去匆匆且又十分熟悉的身影,忽然觉得他们就像儿时的那些村民,一年四季不知疲倦地在忘我耕耘。而对于周而复始采访、写稿的我,也只有夏季来临,听闻蝉鸣,方才猛然想起又是一年,才会忆起迷迷糊糊的童年:那杨柳树上在叫着夏天的声声蝉鸣……


(灌南县局  王立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