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> 警营风采
理想三旬
信息来源:市公安局 发布日期:2019-10-16 浏览次数:   字号:【

梁是我高中同班好友,求学时,我们时常在周末去小镇边的湖畔骑行,边骑边谈,聊人生,叙理想,道古今,历数风流人物。记忆中,梁是一个富有理想、激情的人。记得大四那年,我在毕业从警去向的问题前犹豫不决,同是警校生的他就批评我:“你在纠结什么呢?我们年轻,日子还很长,何必要安居于一隅小城?”最终,我还是回到了这个苏北小城,而他留在了三百公里外的南京。
  数日前,梁因公来连出差,匆忙中我们见了一面,席间畅谈,旧日的种种场景,多已漫漶不辨,唯同窗之情历久弥新。觥筹交错间,言语中,忽觉,此时这位年近而立,早已为人夫、为人父的好友,在他身上已找不到丝毫往日我们谈论未来时气宇轩昂、理想远大的豪气。都说一个人内心的焦虑多了,相貌就会外现出一种忧郁的气质,这个时候的梁,就有着这样一张忧郁的脸。原来时间真的如此可怕,以至于可以悄无声息地改变一个人,曾经有理想、有抱负的偏偏少年,如今被琐碎的生活打磨的,也甘于为房子、车子、票子卑微到尘埃里去了。

最近在朋友圈流传这样一个段子:再过几个月,二零后就出生了,他们看我们九零后就可能如同我们看六零后一样。恍惚间,我们竟如此老了,年龄在我们这辈人之间,也悄然成了讳莫如深的话题,临近三旬的第一批九零后好似提前遇到了“中年危机”。就像一首歌词唱的:“青春如同奔流的江河,一去不回来不及道别,只剩下麻木的我没有了当年的热血。”但人生已过三分之一的我们,当初的理想现在都实现了吗?这个段子带给我的并不是搞笑,只有惶恐和不安。对于个人而言,时间毕竟是有限的,它能让我们成长,同时也会让我们焦虑,一个人从出生就一直在试图弄清自己该怎样过这一生,“当你回首往事时,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,不因碌碌无为而羞耻。”当年语文课本中保尔柯察金的这几句话当初读起来索然无味,如今再读却是字字入心、句句切骨。近些年,人们好像已不太执着于理想这个词了,记得韩寒在《青春》的序言中说过:“理想这个词是对毫无道理的欲求的一种文艺表达。”毕竟理想通常都很丰满,而现实却很骨感,理想和现实总是有差距的,就像每一个时代里的人都觉得自己没有赶上一个好的时代一样,其实理想到现实之间从没有末路,你也从不孤独。
  与梁道别,看着他的背影渐行渐远,我也独自行走在回家的路上。十点过后,即便是这城市最热闹的街区,也鲜有行人,但在此刻,短短一公里的路,我在街上还是看到了些许人:推着三轮车拉货的老夫妻、清扫着垃圾的环卫工、开着夜班车的出租车司机、守护城市安全的巡警以及公交车内拖着疲惫身体下班归家的加班族。他们应该也曾是有理想、有热血,似梁的那类人,但现在不也都在平凡的岗位上为自己、为这座小城默默奋斗吗?我们身为人民警察,能尽己之力保家乡平安,不也是一件很有意义和价值的事情吗?仰望星空需要,脚踏实地更要,这“飞鸟与鱼的距离”才显得我们的人生弥足珍贵。想到这,我好像不再惶恐和不安,步伐也好像不再那么沉重,因为我知道自己的青春并没有虚度,也没有碌碌无为。

时间长河,人生须臾,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使命,每个岗位也有每个岗位的责任,虽我们九零后已年近三旬,挥手告别了白衣飘飘的时代,但我们的人生之路、从警之路也都方才伊始,当下可为,未来可期!


(巡特警支队 李杨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