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



补丁(梁洪来)
信息来源: 发布日期:2017-12-04 浏览次数: 字号: [小] [中] [大]

    

      

偶然在网上灌南吧里有一个年轻人好奇地问:一件衣服上有密密麻麻的块叫什么,就是那种穷人穿的衣服,烂了他们就用其它的布缝上。我随口就答:叫补丁。

      

记得小时候,家里的窗台上放着一个小小的针线扁,针线扁里搁着花花绿绿的碎布条,有黑白两种颜色的线团,线团上插着几根不同型号的针,还有剪刀、顶针、锥子、纽扣等物件。下雨下雪天或者农闲季节,母亲会将家中的旧衣服拿出来,找出破损的地方,从针线扁里拿出布条、针和线,修修剪剪、缝缝补补。

      

 那时候农村经济条件差,兄弟姊妹多,一年难得穿上一件新衣服,要穿新衣服得等到过年,家里将养了一年的肥猪卖了,才能做上一件。也不是每个人都有新衣服穿,没有那个条件,要用钱的地方太多,还帐、购年货、买化肥、买农药,什么地方都要用钱。一口肥猪卖的钱根本不够花,做新衣服只能一个一个挨着来。 

      

农村的孩子顽皮,打群架、捉迷藏、翻跟头、掏雀窝,偏偏这些游戏很容易弄坏衣服,正玩得高兴时,地一声,肘弯或者肩膀处的衣服被铁钉或者墙角刮开一个口子,撕开的布条像狗耳朵一样竖着。即使不被铁钉和墙角划破,天天在野地里疯,就是铁打的东西也会坏,何况是衣服,所以,一件新衣服穿不上大半年,肘弯、膝盖、肩膀等突出拐弯处总是最先损坏,要用大的布料来补。这很为难母亲,哪有那么大的一块布料啊,只能用小布料拼凑着缝合。母亲一边缝补一边骂:再把衣服弄坏了就叫你们光着屁股。

      

小时候不觉得穿带补丁的衣服有多难看,到了知道爱臭美的年纪,就觉得很难为情。有一次大概是我上初三的时候,住校,一个星期回家一趟,有时候补课或者考试就不回去。有一次,我因补课没有回家,母亲就来学校给我送东西,正是课间操的时候,我们母子俩站在学校的操场边,我穿着补屁头的裤子,母亲穿着补肩膀的褂子,众目睽睽下,少年的心要有多难堪有多难堪。我匆匆接过母亲送来的东西,说一句:妈,你以后不要再来了。母亲当时脸色很难看,但忍着一句话没说,周末回家,母亲狠狠地批评我:小小年纪就有这么大的虚荣心。等你长大了,有出息了,还会认我这个农村的妈吗?一句话羞得我无地自容。

      

我一直穿着母亲缝补的衣服上完小学、初中、高中,考上警校那一年,母亲很高兴,说:这一次,一定要给你做身新衣服,体体面面到省城去上学。我说:妈,不需要,学校会发警服的。母亲说:我做新衣服不是单单给你穿的,是做给弟弟妹妹看的。这是奖励,你们三个谁有出息了,我都会给他做一身新衣服穿。

      

现在生活条件好了,不会再穿带补丁的衣服。但有些衣服破了洞总舍不得扔,拿到街上,请裁缝师傅缝补一下。裁缝师傅的手艺也堪称一绝,会根据你衣服洞口的大小、位置、颜色绣上一朵花、一个动物或者一幅新颖别致的图案,与整个衣服融为一体,有的甚至锦上添花,让人感觉不到这件衣服是缝补过的。

      

每每看到年轻人穿着破了洞的衣服招摇过市,总会好奇地问:衣服都坏成这样了,也不知道补补再穿。年轻人就会笑:大叔,你太OUT了,这不要补,这叫潮。

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作者单位:灌南县局监管大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