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



锔锅师傅
信息来源: 发布日期:2018-02-02 浏览次数: 字号: [小] [中] [大]

锔锅师傅挑着担子从村外逶迤的小路走来,一边走一边敲着挂在扁担上的铜锣吆喝:“锔锅锔碗锔瓷盆嘞!”

在孩童时代的记忆里,锔锅师傅的长相好像是一样的,瘦瘦的身材,弯弯的腰,黑棉衣棉裤,一张黑黑的脸上写满生活的沧桑。他们的敲锣吆喝声,打破了村庄的宁静,先是满村的犬吠,再是一群疯疯癫癫的小孩跟着后面乱喊乱叫。至于他们是哪里人,从哪里来,下一站又要到哪里去,对于不谙世事的小孩子来说,没有太多的兴趣。

锔锅师傅在村里随便哪家门口放下担子,从扁担上取下小板凳坐下,卷上一支旱烟,用火柴点上,美美地吸几口,慢吞吞地系上一块黑乎乎的围裙,从一付担子的木质抽屉里拿出锤子、钳子、钻子,钳锅,还有一坨沉甸甸的铁块。再掀开另一付担子的盖头,里面露出一只黑乎乎的小火炉,小火炉里煨着暗暗的炭火。锔锅师傅在小火炉上添几块黑炭,拉几下风箱,小火炉里的火便旺起来。

锔锅师傅做这些准备工作的时候,有村民陆续从家里拿来破损的锅碗瓷盆让锔锅师傅锔补。焗锅师傅举着铁锅放在太阳光下看,看准了用粉笔在破损的地方做个记号,从抽屉里取出一把大大小小的铁质锅巴,在铁锅破损的地方比划着,找出两片适中的锅巴,抹上黄泥土,分别粘在锅洞的两面,将对折环绕的铁丝从空洞中穿过去,用钳子一撇一捺往两边绞紧,将铁锅反扣过来,空洞正好顶在长长的铁钻上,拿起锤子“叮叮当当”的敲,敲服帖了,把铁锅翻过来,继续在锅里反反复复地敲,敲敲看看,看看敲敲,直到两块锅巴完全与铁锅融合在一起,才放心地交给人家。

奶奶的一口锅用了许多年,补了又补,今天又拿来让锔锅师傅补。锔锅师傅举着铁锅看,叹气地摇着头:“老奶奶,你这锅没法再补了,买口新的吧。”奶奶说:“这锅我已经用了十几年了,好用着呢,舍不得扔。你手艺好,再帮我补补吧。”锔锅师傅憨憨一笑,拿起锤子和钳子将两块锅巴剔掉,放在钳锅里,搁在小火炉上,拉着风箱,风箱里的火舌添着钳锅,钳锅里的锅巴慢慢地红了,熔化成一滩铁水。锔锅师傅把铁锅的破损洞口顶在铁块的凹槽处,端起钳锅将铁水浇在洞口处,拿起锤子就敲,等到铁水慢慢变硬,完全弥合在铁锅破损处,再用砂纸反反复复的打磨,锅巴处被磨到光滑钦亮。

奶奶端着补好的铁锅里里外外地看,嘴里不住地夸赞:“这锅补得好,和新的一样。”奶奶指着我说:“要不,我们家的宝儿认你做师傅,长大也做个补锅匠。”锔锅师傅看了我一眼,双手擦着围裙的下摆,拨浪鼓似地摇着头:“这是苦差事,现在哪有小孩学这个的。”

如今,社会发展日新月异,各种各样的商品琳琅满目,“锔锅”这个手艺也失去了它的用武之地,山遥水远隐在历史的深处。但那个时代的记忆却牢牢地印在心里,不经意间就触及一下,黑白胶片一样在心头播放。

(灌南县局梁洪来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