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



憨警老张(张文声)
信息来源: 发布日期:2017-12-04 浏览次数: 字号: [小] [中] [大]

 

宿城派出所有个老张,说不上玉质金相,但却憨态可掬,在当地可是个人物。说是家喻户晓、妇孺皆知,一点也不夸张。

老张只要出了警所大门,路人十之八九会主动上前与他打招呼。寒暄过后,有的甚至还会跑进超市买上几瓶水、挑些瓜果送来,既不矫情,也非做作,完全是心愿使然。每遇此事,老张都显得尴尬和羞涩,唯有跑路,方能释然。

老张与当地老百姓的关系何以这般亲切、淳厚呢?

老张就是张祥华,当了16年的兵,是个营级干部。部队转业到地方公安后,先在云山干了7年的社区民警,后又到了宿城,干的依旧是老本行。我工作之后,与老张成了搭档,同时成了他的跟屁虫,对他的故事有耳闻也有眼见。

老张刚到宿城的时候,正好赶上产茶季。有些茶农,采茶、制茶轻车熟路、得心应手,可一到兜售就卡壳。如果茶叶不能及时卖出,新茶就会变成陈茶,新鲜期一过,价格必然一落千丈。销路闭塞的茶农,眼看着自己的辛苦就要打水漂,心急如焚。老张得知这一情况之后,由不得又管起闲事来。串户挨家排查调研,品相、包装、数量,事无巨细,一一登记在册。掌握了第一手资料后,他便开始当起了小贩。为解燃眉之急,他厚着脸皮、求爹拜奶,联系了好些单位、商店,终于解决了当季茶销问题。接下来,他又忙着为茶农建立微信群,加盟茶叶销售连锁网,使茶农及时了解茶市行情,牢牢把握价格风向标,主动对接商家,积极疏通发售渠道。这以后啊,茶还没有下来,就被预订一空了,怎不喜人?

善不是一种学问,而是一种行为。老张不是写书的,而是干事的,大家都这么说。

有一次出警回来错过了午饭时间,老张便带我去了一家拉面馆。刚坐下,突然过来一个小伙子,非要给我们买单。老张牛脾气上来了,小青年硬是没拧过他,结果他的帐还让老张给结了。我爱猎奇,嚷着要听故事。没法了,老张悄悄讲了这么一段往事:此人姓夏,以前惯常跟人打架,还吸毒,最后被拘留了。放出来以后,我特意登门跟他长谈过几次,希望他痛改前非,重新做人,并且答应给他找份工作。因为有前科,许多单位不要他,难不成因为这个事就把这孩子一生毁了?我实在不甘心,来来回回去了社区好多趟,立下军令状、做了担保人,事情才得以解决。现在小夏不光工作得很不错,还娶妻生子哩。

看着老张那会心的微笑,我想起了邹韬奋的一段话:自己无论怎样进步,不能使周围的人们随着进步,这个人对社会的贡献便是极其有限的……必须负担责任,使大家都进步,至少使周围的人都进步。这不就是对老张的褒奖吗?

宿城因为有核电站,所以外来务工人员特别多。人一多嘛,矛盾也就多起来。什么租房纷争啊,打架斗殴啊,一茬一茬的。最让人头疼的还是劳资纠纷,谈及这个事,我还是很钦佩老张的。一开始我还很纳闷,这些事调解一下就得了,不行就让他们走法律程序,何必这么劳心费力的?老张是老江湖,岂能不知这点机关?但他却不,他说核电站这些下属公司招来的工人,大多都是干些苦力活的,文化水平也不高,糊里糊涂的也不跟这些老谋深算的承包商签订合同,打官司会很吃亏。打工仔不容易,背井离乡,流血流汗的,能帮就尽力帮,花点时间也值。这不,前段时间老张帮助50位打工者讨来了60万的工钱,喜得大家都合不拢嘴啦。

讨薪这事,不是上嘴唇碰碰下嘴唇那么容易的,其中的酸咸苦辣也只有老张心里有数了。

……

人啊,别尽往大处说,能把身边的小事做好,春雨无声润万物,也就十分了不起了。老张只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共产党员,从警路上,没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,但他着眼蕞尔小事,深植百姓之中,为民排忧解难,安稳一方净土,实在是难能可贵啊!

偶然读到了习总书记的改诗《竹石》,感觉挺像老张的,于是便想赠予他,以示我的敬意:深入基层不放松,立根原在群众中。千磨万击还坚劲,任尔东西南北风。

(作者单位:连云分局宿城派出所